欢迎来到蜜多心理健康咨询服务中心  2014-4-18 星期五  农历三月十九
给中年女性的几点建议发布时间:2012-03-14

    时值“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男女比例失调成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讨论话题。专家预计,到2020年,适婚男性将比女性多3000万人左右。“剩女是个伪问题,剩男是个大问题。”北大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说,剩女多是主动选择的结果,剩男则更多是条件所限的被动结果。剩男有旺盛的生理需求却又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满足,若没有必要的“安全阀”,必定带来巨大的负面冲击。实际上,近年来频发的群众暴力事件背后,往往有剩男的影子。
       我同意李教授的第一句话,“剩女是个伪问题”,也同意他的第二句话,“剩男是个大问题”,但不同意他的分析和解决思路。
       剩女确实是个伪命题。什么是剩女?一般解释为大龄单身女性。但这大龄是怎么算的?30岁还是40岁?30岁,那是女人风情最饱满、水分最充足的时候,才刚开始通向魅力之路呢,怎么可能算大龄?40岁,那是女人阅历与智慧及魅力达到第一个黄金平衡点的年纪,怎么就大了?基于某种常见心态,人们遂把三四十岁黄金年华的女郎称作大龄女,呜呼,焉有是理!
      剩女之说最可恶之处,还不在大龄的划分,而在“剩”的恶毒语义,似乎所有未在30岁前结婚的女人,就是被臭男人们挑剩了的女人,是在时间长河中剩下的那部分奇怪的女人。剩女一词,用是否婚配的标准,蛮横地将女人划分为两种群体:被选中的,被挑剩的———后者理所当然是可悲的异类。但这种推论并不合逻辑,而且冰冷粗野。为什么那些单身女性不可以是主动不嫁而一定是被动剩下?她们为什么不能因为自己不肯降低标准而受到汁液丰富的赞美,却总是遭受非议、质疑,乃至接受众人以同情样子出现的幸灾乐祸?
       说到底,剩女一词的背后,还是“天赋夫权”的陈旧观念在作怪。女人嘛,总是要嫁人的;女人嫁之后,又总是要成为丈夫的附庸———如果生了孩子,还会成为丈夫和孩子的双重附庸。但这种观念,在现代文明的尺绳下,早已不合时宜,我们应当唾弃之。
      再来看“剩男”问题,李教授的“安全阀”提议,完全不知所云。怎么上“安全阀”?将剩男们都关进集中营或者定期喝茶就地监视?要不给他们人工配亲?这显然都不可能。
      剩男的根源在于性别比例失调,而性别比例失调的根源在于因重男轻女观念导致的性别选择行为。1980年代,性别选择现象是最严重的,今日的性别比例失调,祸根正种于斯。要解决剩男问题,先得根除重男轻女观念,杜绝性别选择现象,此外别无他路。
     最后再说说李教授关于“剩男造成群体性事件频发”的观点。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避重就轻的伪饰性说法,其荒谬程度跟说胆汁型人格或肝火旺的人造成更多群体性事件差不多。李教授在“三八”节前夕将群体性事件归因于剩男,哎,剩男真是躺着也中枪呀!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宋石男 原题《剩男为何躺着也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