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蜜多心理健康咨询服务中心  2014-4-18 星期五  农历三月十九
关于情爱的十个真相(下)发布时间:2012-02-25

    不少网友讲述自己被逼婚、受父母控制、被当作“私有财产”的类似遭遇,甚至调侃“同在奔往精神病院的路上”。有网友还表示,要转给父母看,如果父母再唠叨,就要“装精神病”。
    网络只折射出年轻一代的呼声。父母们的絮叨占据强势地位,子女仅有招架之功,罕见反抗之力。明明都有满腹的话,父母和孩子却不能合理沟通。这背后,不是一个家庭、两个家庭的问题,而是在深远的文化、时代背景下,伦理秩序转变、亲子沟通机制断裂的问题。
    长久以来,我们信奉儒家的伦理秩序,强调长辈对子辈的权力。这种权力扩散在不同领域,家庭领域尤为重要。家庭是社会结构生产和再生产最隐秘的地方,家庭中的权力分配是社会权力分配的缩影。虽然近代以来不同思潮的冲击多少淡化了这种影响,但深入到社会的细胞——家庭中,这种影响还普遍存在,对老一辈父母尤甚。
    而现代的伦理秩序,强调个体人格的独立,重视核心家庭的价值。子女不是父母的附属品,是对自己负责的独立存在。在开放的信息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们,多少受到这种理念的影响,追求独立自主的生活,反对家长的控制。但是,父权制伦理“余威尤在”,在父母长期以来命令式的独角戏下,年轻人们还不习惯和父母坦诚沟通。这就形成了断裂,带来了冲突。
    人格不独立导致的求同、攀比心理,也伤害亲子关系。当子女被视为父母的附属品,父母的焦虑和压力也就延伸到了子女身上。读书的时候,父母间攀比成绩,毕业之后,攀比工作、婚姻。于是,在人口性别比失调的情况下,“逼婚”日渐成为亲子矛盾突出的领域。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人,承担着工作和父母的双重压力。
    我们常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也对,也不对。如果父母过于控制子女的生活,压抑子女的精神生命,向子女转嫁压力,这不是真正为孩子好,而是一种自私。儿孙自有儿孙福,焦虑的中国父母们不妨停下来反思。
    而年轻一代们,既然追求负责任的独立人格,就应当认识到,某些现实责任是逃避不了的。传统的伦理观念并非全然糟粕,可以合理借鉴。如在处理亲子冲突时,以“亲有过,谏使更,怡吾色,柔吾声”的温情沟通,取代消极抵抗和抱怨,也许是更有建设性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