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蜜多心理健康咨询服务中心  2014-4-18 星期五  农历三月十九
心理效应(2)——破窗效应发布时间:2009-12-09

心想事成!

  我相信这句最常用的祝福语的道理。问题只是,你是否知道,你有什么样的“心想”。
  我们以为,是我们意识上的“心想”可以“事成”,但实际上,真正发挥作用的常常是潜意识的“心想”。

  Amy是一家外企的高管,一天上午她开车的时候,车出了点小问题。Amy的风格一向是雷厉风行,所以,她想立即去修车。但她的一个外国同事说,这点小问题不值得单独修一次,你无妨等再出一次车祸再去修。
  她觉得外国同事说得有道理,但她心里总有点百爪挠心的感觉,好像心里总有一种冲动,恨不得按照自己一贯的习惯立即去修车。
   下午,公司开会,Amy在停车场一时走神,结果她的车狠狠地撞在另一辆车上,人没事,但必须去修车了。回忆当时的感觉,Amy说,事故发生后,她隐隐明白,这次事故好像是她内心动力追求的结果:她似乎想用出车祸这种事情,满足她想立即修车的愿望。
  外国同事说的是很有道理的,她内心中有一种声音表示认可他的说法,但她内心中还有一种声音,想完全按照她习惯的雷厉风行的方式去行动。为了实现雷厉风行的风格,她好像是迫不及待要出点事情。
  这真是可怕的心想事成,在我们的生活中非常常见。一个成年人的人生,不管多么不幸,都是他自己追求的结果。
  前几天,我和一位年轻的女子聊天,她说,丈夫找妓女感染了性病,并传染给她,所幸是最轻微的性病,所以很容易治好了。这让她觉得恶心,并且因此不想再让丈夫碰她。
  但是,丈夫的认罪态度非常好,这又让她觉得,因此不让丈夫碰她的身体似乎显得自己太不通情达理了,于是她想,要是身体不舒服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找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不让老公碰自己,譬如患上骨盆炎。
  结果,不久以后,她果真患上了骨盆炎。
  台湾作家张德芬写过一部小说《遇见心想事成的自己》,她曾对我说,她一直都有强大的心想事成的能力,自己现在的人生都是心想事成的结果。心想事成让她有个幸福的家庭,但她也有些可怕的心想事成。
  她接触心理学是从内观(印度一种最古老的禅修方法)开始的。第一次内观的体验非常好,所以她很快去了第二次。然而,第二次内观时,她第一天就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中,于是发誓说,她一定要离开内观的场所。
  内观的场所不得随便离开,这是做内观的人和内观场所管理者签订的一个协议。
  那么,怎么才能实现离开的“心想”呢?张德芬说,第二天她肚子疼得不得了,不得不去医院,而且检查时医生说,如果再晚一点送到,她的肠胃可能会穿孔,那就会导致非常可怕的结果。
  对此,张德芬的解释是,她有了“我要离开”的愿望,但这个愿望正常的途径不能实现,所以,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她的潜意识驱使身体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况中。

谢谢你对我的抢劫
  可怕的心想事成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当事人有了一个愿望,但这个愿望当事人认为不能直接表达,于是营造了很可怕的事情,通过这件可怕的事情实现了那个不能表达的愿望。
  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通常,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有两种动力,某一种动力看起来是好的,而另一种动力看起来是不好的,而我们不愿意做一个道德错误的人,所以只表达那个好的动力,甚至完全意识不到那个不好的动力的存在。但是,这个貌似不好的动力仍要寻求表达。并且,因为这个动力被视为坏,所以我们也会用坏的方式去表达,最终导致了可怕的心想事成。
  前不久,一个朋友陷入了很大的痛苦中,她发现,无论在家中,还是在她创办的公司里,她都是在拼命付出,而不管她怎么付出怎么努力,家人和合作伙伴好像都不买账。譬如,合作伙伴出的钱比她少,付出的精力也不如她,但是,在结账的时候,合作伙伴总是拿得比她多。
  听起来,是那些合作伙伴不讲道理,但和我聊到深处,她发现,其实就算合作伙伴不向她提要求,她都会有意无意要多给合作伙伴很多钱。
  原来,不是合作伙伴在讹诈她,而是她在诱导合作伙伴向她索取。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她说,她想立即改变,并要我推荐心理医生。
  我给她推荐了一个心理医生,他们约好傍晚6时在诊所进行咨询。但是到了时间没有见人,心理医生打其手机,总是关机状态。
  她出事了,就在走下车去心理诊所的路上,她被抢了,人没事,但钱包、手机和包一起被抢走,令她没办法和家人或朋友取得联系。
  听上去,她只是单纯地遭遇了一次抢劫,非常不幸,但后来在和我聊天的时候,她说,当包被抢走的那一刹那,她隐隐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她说不明白这种轻松感从何而来,但当我让她细细体会这种轻松感后,她迅速明白,这种感觉的意思是,她终于可以有一个理由不去看心理医生了。
  原来,她心中有两种动力,一种动力是想看心理医生,想改变,另一种动力是对看心理医生有一种恐惧。是的,她是太付出,但付出有巨大的好处,令她在很多人面前颇有价值感,令很多人需要她离不开她,而假若她改变了,她不再做超级付出者了,那么还有谁会亲近她尊重她需要她呢?
  其实,她不只是在公司里对合作伙伴超级付出,她在家里对几乎所有亲人都是超级付出。所以,改变不只是会改变她和合作伙伴的关系模式,也会改变她和家人的关系模式。
  她心里其实一直有一个逻辑:我只能通过超级付出的方式让别人接纳我,假若我不这么做,别人就不会接纳我了。她是很想改变,但她目前只有这一种逻辑,当她使用这种逻辑看改变时,下意识里就会想,如果她改变了,不做付出者,她也会失去所有重要关系。
  但她对看心理医生心怀疑虑甚至恐惧,这是一种很正常也很普遍的动力。但是,她当时看不到这一动力,她意识上似乎仅有一种动力——“我要看心理医生,我要改变。”至于不想看或不敢看心理医生的动力,她没有在意识上给予尊重,不承认它的存在,结果它就通过潜意识来表达。
  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两个劫匪,其实是来帮助她的,他们通过抢劫她这种恶性行为,帮她表达了不去看心理医生的动力。

我病了,就达到目的了
  我女友的一个亲人看了我的博客,决定来参加我的课程,于是买好了南下的火车票。但就在出发的前一天,这位亲人发起了低烧,对我女友说,还是不去东莞上课了。
  不过,在我女友的劝说下,她又改变了主意,决定还是要来,只是火车票已过期,于是她改买了飞机票。
  然而,在她临出发时,她又打电话说,她的低烧转为高烧,已烧到39摄氏度。
  这样子自然是不能来了。这位亲人心中有两种动力,一种动力是来上课以求自我改变,另一种动力是不想来。但自我改变看起来是那么正确而美好,而在女友面前不能表达不想来的动力,甚至这位亲人自己也不能在意识层面觉察到这种不想来的动力。
  结果,身体就替她表达了这种不想来的动力,低烧和高烧,都是身体的表达形式。毕竟,这是一种强有力而且正确的表达方式——“不是我不想来,是我的身体状况让我来不了。”
  但假若她能直接表达“我不想来”的动力,她就可以不必用生病这种方式来表达了。
  通过生病的方式表达不是那么正确的动力,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很多人想控制自己的亲人,但他们不能直接说,我就是想让你听我的,所以就使用了生病的方式,最常见的一种方式就是心脏病。
  当家人之间出现争执时,很多人会对对方说:“你想气死我吗?!”然后就有了心脏病的症状,这令对方感觉到紧张乃至害怕,最后不争执了,并顺从了他们的意志。
  这种做法成为他们惯用的招数,最后,他们果真患上心脏病,而这成了强大的武器,可以随时拿出来迫使亲人服从他们的意志。
  我们希望健康、幸福和快乐,但我们更希望世界按照自己的意志运转。然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健康、幸福和快乐就是鱼,而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这个世界就是熊掌,无数人选择了后者。

内心的格局决定事业
  我们的事业格局,也是心想事成的结果。
  一位女士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上了一辆公交车,车上都是她的同事,公交车上有大椅子和小板凳,大椅子都坐满了人,只有一个小板凳是留给她的。看着那个小板凳,她觉得很不舒服:为什么人都这么自私?
  但当她坐在那个小板凳上后发现,她很享受这个位置,在这个小板凳上她无比自在。那一刻,她明白,小板凳就是她的需要。
  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呢?原来,她最近被调了一次岗位,从比较重要的岗位上调到了一个闲职上。对此,她感到非常愤怒,尤其是单位里的几个一直以来很不错的同事,他们在知情的情况下都没有通知她,而一直重视她的领导,也是到了最后一刻才“假惺惺地”安慰她。
  但是,这个梦显示,尽管看似是领导将她安排到了那个不重要的职位上,但其实她的内心很享受这个位置。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也是一种心想事成:领导帮她完成了这一结果。这位女士内心深处想待在“小板凳”上,她的这种想法被领导和同事感应到,而最终在无意中给她安排了这个“小板凳”。
  破掉这些糟糕的心想事成的一个简单办法是觉察。其实,很多可怕的心想事成,当事人都知道最初是怎么回事。例如我女友那位亲人,她只需尊重她不想来的动力,并将其清除讲出来即可避免39摄氏度的高烧,而Amy,她只要不必理会那位同事的劝说,而按照自己的感觉,立即去修车就可以了。
  一次,我和一个朋友聊天,他的企业陷入了一种瓶颈。在和他聊的时候,突然有那么一刻,他说自己晕极了。
  我让他觉察,这种晕是什么意思。结果他发现,当时我们谈到“怎样可以和一些牛人合作”时,他头晕了。我让他继续觉察,而他在一瞬间明白,原来他和牛人们在一起会感觉到自卑,而他没有意识到这种自卑,于是这种自卑用头晕来表达了。
  这一次觉察发生后,他的行为发生了改变,他再面对牛人们时,这种自卑减少了很多,而头晕更是没有了。接下来,他开始和一些牛人们合作,而以前,他会无意中选择一些水平一般的人合作。
  很自然的,当他这么做后,他公司的业绩很快发生了改善。
  我们常说,内心的格局决定了事业的格局,这个例子也说明了这一点。
  你能否发现,无论是你的人生,还是你的事业,都藏着很多心想事成的秘密?

 


此文转载自武志红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