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蜜多心理健康咨询服务中心  2014-4-18 星期五  农历三月十九
喜怒哀乐,本是人生常情。什么时候抑郁到“症”的程度了呢?发布时间:2016-10-07

时下一件时髦的事情是把自己归入为某一偶像的粉丝,比如凉粉,玉米,盒饭之类。粉丝见面分外亲。有时问问自己预备作谁的粉丝,脑海中有过的一个闪念是小崔。

从喜欢他节目的内容,喜欢他睿智,独特幽默的主持风格,到喜欢他的为人。然后是他的突然消失,然后是江湖谣传他的病,然后是他的再次出现,讲述自己的失眠,抑郁症的经历。刚听到时是有些窃喜的(这是俺人心阴暗的一面),心想崔大哥这样的名人得抑郁症,可以为全国人民普及心理卫生知识,打破抑郁症的神秘感和畏惧感。

得抑郁症的名人,崔永元并不是第一个,也一定不是最后一个。两年多前帅哥张国荣因为抑郁症跳楼自杀;美女也不能幸免,戴安娜王妃和玛丽莲梦露也都有抑郁症病史。抑郁也好,甚至自杀,并不是因为软弱:硬汉海明威便是例证。还有一位著名的,时常登上美国变态心理学教科书的抑郁症患者是林肯总统,据说他甚至因为抑郁发作而没能参加自己的婚礼。

十年多前我的一位大学同窗听说我要来北京,急发帖云:此处抑郁症多达六十万,英雄大有用武之地。确实如此,据统计,在全世界范围,有三亿四千万抑郁症患者,这就意味着每十六个人中就有一个一生中会曾经与抑郁症相伴。目前我国抑郁症的发病率已经超过6%,也就是说近八千万人患有抑郁症。身为一位专业医生和治疗师,我甚至开始感受到似乎在媒体,医学界,制药公司的大力宣教下,抑郁症已经开始有了一丝流行甚至时尚的意味,就像四十年前的神经衰弱。

喜怒哀乐,本是人生常情。什么时候抑郁到“症”的程度了呢?从制药公司,包括某些身为“兼职计件”药品推销员医生的立场上,大约是希望“症”的标准越低越好,“好”在这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客观的指标。所以出现了美国药品销售排行榜前10名中,就有3种是抗抑郁类药物的现象。

美国人很快从抑郁的时代,发展到了嗑抑郁药的时代,既然嗑毒品是违法的,那么就嗑抗抑郁药,就象嗑伟哥一样,可见美国人需要科技制造的性生活一样,需要科技制造的快乐。你今天吃(抗抑郁药)了吗?成为了一句现今美国流行的问候语。不过,有乐极生悲的意味的是,也正如伟哥服用后有可能致盲一样,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发布的研究报告表明,长期服用数十种抗抑郁药物反而会增加青少年病人出现自杀的风险。

FDA的报告中并没有提到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不过这一发现实在很有讽刺意味。崔永元得的是不是抑郁症我并不清楚,从看到的一些症状的描述上来看倒是符合诊断标准的。不过我曾经在父母亲忆苦思甜的时候有过这样的反驳:在他们的时代,大家生活水平差不多,每天下午等着下班铃响,虽然没有丰足的物质,但也没有多少精神压力。

不像现在我们生活的环境,供了房还要供车,下了班还要加班,钱挣到了,生活和休息却没有了,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起就要整日在题海中挣扎,甚至没有休息天。全球化就是美国化,美国化就是焦虑化,抑郁化。像崔永元这样的名人,才和别人掏心致腹地谈过,转眼间就被兜头泼上一盆污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抑郁也难。

作为有良心的崔永元的一个后备粉丝,祝愿他早日康复,也许他的康复,也是我们的这个社会的焦虑和不安平复的一个标志。